《赌徒》文评

前世缘 定今生

赌石,玉器,前尘往昔,缘定今生,这是一篇充满中国气息的文章。看这篇文的时候正在恰好正在听张继聪的生命之花。轮回,转世,同桥渡河。缘尽亦是缘起。

这是个在现实与梦境穿插叙述的文章,虚与实其实就是前世与今生的交错。越苏是现在是炙手可热的掌上cp,同人衍生作品并不算少,却鲜有精品。维尼的文字并不惊艳,却温婉的动人。两个剧情线同时开启,并不突兀,顺接自然。

现实是相恋6年的老夫老妻模式,处处都是温情,我们可以吵架,闹别扭,却仍旧会在夜深为他覆上被褥,仍旧在晨光稀薄的清晨为他做一顿其实不那么可口但让人幸福满满的爱心早餐,我们牵着手一起逛街聊天,相拥而眠,没有那么多的阻碍,平淡的过分。却让人移不开眼。

随着故事的跟进随着梦境的深入,我们似乎看到了百里屠苏稚嫩的样子,看到李陵越那种桀骜,心跟着剧情一起跌宕起伏,两个孩子一路磕磕绊绊成长起来,却并不觉得跳戏,梦境与现实,被玉巧妙连接在一起。笔者并没有对玉石研究过,但是看到这篇文中对玉石的描写,对一些术语的讲解,着实很佩服维尼,这是一个很用心的作者。尽量用易懂的语言来解释,让我们这些不懂玉器之人也能看懂一二门道。

国人最念旧。看到一件老物也能回忆半生,也可看成一种国人的情怀。

玉器市场淘宝者李易峰,看到价值连城的玉器,收入囊中,满心欢喜。听卖者一嘴葫芦里不知卖的是什么药的样子略生狐疑。而另一端,梦境之中,屠苏和陵越较着劲,相约赌石,彼时还是懵懂少年,而今却有些初露锋芒。屠苏在得知陵越出手相救两个姐妹是因为要纳入府上,在淡定的人也淡然不起来,说是赌石实是赌气。说是对方强词夺理,其实是在掩饰自己略微窘迫的心理处境,之前那么多眼顺延未断的情欲,在这时候终于绽开花来。

“赌是么?有本事你来和我赌一场!放过她们!”
“赌?你能赌什么?”
“赌石,你敢么?就五十万。”
“五十万太少。”
“那你想下多少?”
“我换注,我赢了,你就代替那两个姑娘,做我的人。”

却不知两人这一赌赌的并非金钱,赌的却是你对我的情,赌谁更爱谁更深。屠苏陵越并不知,这一赌,便是相恋的起始。鸢尾花是爱的使者。纯净的,就是灵魂碎成散片,即便转世轮回都要将爱慕传达给你的那种深情。

屠苏靠在陵越背上像个姑娘,那种小心翼翼,情窦初开,甜的要溢蜜出来。

“你不了解我,那我们以后慢慢了解,我再也不让你误会,你可愿意?”

“……好。”

陵越那句你愿意吗?着实让屠苏暖心。当你发现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你注视的人也以同样的目光注视你,这应该是爱情中最美妙的事情之一。陵越答应屠苏终身不娶女子,只爱他一人。是不是从这以后就应该携手相伴,朝露微醺夕阳西下,良人终成眷属。可是故事有千万个,大喜大悲亦是人生,终逃不出一个生离死别。

三年之期。第一次的等待,并没有以悲剧收场,二人再经历了第一个三年之后,感情更加成熟,更加心有灵犀。如果说之前的相遇相识是一场美丽的小闹剧,而这三年等待,更像是积累情感之后的沉淀。

屠苏终成为陵越的人,不带半点威逼利诱,只是感情使然。看到这里我仍天真的以为两人或许能相伴一生白头到老,为对方刻得的玉在时间光轮下来到现在。可是我还是错了。

这一次等待,却是无期。从军打仗的陵越死在沙场,最终得知爱人已逝的屠苏病疾而去。说是狗血的剧情,还是骗到了眼泪,不得不说维尼的文字很细致具有魅力。

当我全然沉浸在回忆梦中之时差点忘却这只是往昔。今生的转盘仍在拨动,我这一生下一生是你李陵越的人,我做到了,这一世我姓李。

老人卖出的另一块玉却是被伟霆买走了,华灯初上两人发现要送给对方的玉竟是一对。殊不知,在大学时期的相遇,早已不是偶然。

前世缘,早已定今生。前尘已散,何须执着并非不对。但缘尽爱未完,这份爱,可能就是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相知相爱的起点。一个低眉蹙目都可以错过的人生,却还是兜着圈的让我们相见。

多少华丽辞藻堆成的情话,都抵不过,你在我身边,我们牵着彼此,同渡到老。

前尘不可变,只为待今生。



评论

初衷遗忘症晚期

©初衷遗忘症晚期
Powered by LOFTER